材料这样写,主任会满意吗?

发布时间:04-07 阅读:249

材料这样写,主任会满意吗?

材料这样写,主任会满意吗?

文 / 明梵

▔▔▔▔▔▔▔▔▔▔▔▔▔▔▔▔

党委中心组学习结束之后,我不慌不忙地回到办公室,准备敞开怀抱喝口水,可还没解开最后一粒扣子,就听见处长对着话筒说:“是!马上过来!”随着电话啪的一声放下,处长拎着笔记本冲到我面前:“走,主任有指示!”

我的“战备”状态立刻像安全气囊一样打开,边往门外跑边扣扣子,可还没冲到门口又弹回来,抄起桌角的笔记本和笔,猛一个折返跑,赶上处长,跟着进了新任主任的办公室。

“刚才,你们也听到了,对于全校教职员工目前的思想形势,政委很重视,提出了专门要求……”主任说。

专门要求?我一头雾水。瞥眼一看处长,他正一脸茫然,估计脑子在飞速回放政委刚才的讲话。我回想起政委总结了学习内容,分析了当前安全形势,然后宣布散会……“安全形势!——当前,院校改革的具体方案还没出来,关于学校前途命运的传言比较乱,大家这样那样的想法比较多,各部门一定要抓好安全稳定工作。”

等我回过神来,处长已在回应主任:“是的,大家这样那样的想法确实比较多。”

“这正是发挥我们思想政治教育部门作用的时候,你们去调研调研,写个思想形势分析,尽快呈给政委。”主任下了指示。

“是,我们到各单位逐个摸一遍。”

“太慢了!”

“要不,我们选两三个有代表性的单位,解剖一下麻雀?”

“基层也很忙,就不要再给他们添乱了。”

“那开个座谈会怎么样?”

“好。我主持,各二级单位主官讲讲就行了,把分析报告写好很关键。先这么定,你们去给政委请示一下,看有什么指示。”

“是。”

在政委办公室门口等了不大一会儿,处长和我打报告进去了。处长简要汇报了主任关于开座谈会的想法。政委边听边想,在他即将开口的那一刻,处长和我及时打开了笔记本。

“很好,这说明主任和你们在主动想事情、谋事情。可以开会,但关键是把教职员工的思想底数摸清楚,也可不局限于开会。”

我暗暗佩服主任的政治敏感性,同时又替处长对政委的最后一句指示为难。但事后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处长给主任回复政委的要求时,根本没提那最后一句指示。

──────── ★ ────────

材料这样写,主任会满意吗?

思想形势分析会第二天就召开了。会上,我对各二级单位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详细记录,还对反映的突出问题录了音,以备会后细听。会议快结束时,报告该怎么写,我心里已有了底。

散会时,主任回身对处长说:“把报告写实写深一点。”处长和我满口应诺。

我还信誓旦旦向处长承诺:“我会尽快拿个初稿出来。”——我知道,这个初稿将成为处长批评的“靶子”,处长改好的稿子也将成为主任批评的“靶子”,反复多次,直到符合主任心意。此乃军队材料写作的基本程式。

“好。刚才主任的话你也听见了,把真实情况写清楚就行。”末了,处长又特意补充一句:“文章不一定要长,也不必刻意对仗排比。”

“反四风”活动中,上下积极倡导“短、实、新”的文风,处长和我都积极拥护,彼此之间也形成了共识。之前,我写材料动辄五六千字,这次打算控制在三千以内,着力在“实”和“新”上下功夫,“拳打卧牛之地”,也让新主任见识见识我的功底。

第三天一早,我就把初稿递给了处长——当然是昨晚加班的成果。处长比较满意,改了一级标题中的个别词和正文中比较“尖锐刺眼”的几个句子,就带着我找主任去了。

主任接过报告,迅速从头翻到尾,看看页码,脸上阴云骤起,把报告往桌上一撂:“一看就不扎实!这么错综复杂的思想形势,是你们三四页纸就能说清说透的?!”

“是,我们重写。”

退出主任办公室后,我望着处长,等待他的吩咐。主要情况都在文章里了,我还真不知道再补充些啥。

“反正主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你就再‘稀释’扩充一下吧。”处长将信将疑地说。

没问题。同样一个意思,我能把它两三句写完,也能写出两三段那么长,此乃材料干事的基本功底。

第四天一早,处长又带着我去找主任。稿子是昨天晚上处长带着我改好的,六千五百字,应该够扎实了。

这次,主任看得很认真,还不时点头,但脸上没有表扬的迹象。我和处长站着,捧着笔记本,随时准备记录发出的指示要求。

“下功夫了,但还不够深。害怕转文职、害怕异地分流、害怕转业以后待遇不如部队,这样分析还没上层次,还没有与习主席的指示要求对接起来,先熟读系列重要讲话再下笔。习主席要求的理想信念、使命担当都忘了?!”

“对了,句子最好还是炼一炼,长短不齐的读起来不舒服,尤其是标题。”主任补充说。

──────── ★ ────────

材料这样写,主任会满意吗?

当时我就心里咯噔一下,感到老日子又要重新来临了。

“抄家伙吧!”一回到办公室,处长就苦笑着说:“哎呀,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要推材料了。电脑、投影仪、茶杯、烟灰缸,这些都是标配。顷刻间,处长、我、新闻干事,还有负责打字的小王,各落其座。名义上,人多可以集思广议,其实是共同抵抗推材料的枯燥无聊。

“来,把标题列一起,把提纲先改到位。”处长发话了。接到指示,小王迅速把文中的一级标题粘到了最前面,放大,加粗,把光标停在第一个标题前面,等待。

一阵头脑风暴之后,大家渐渐陷入沉默,思维的齿轮开始生锈、凝固。只剩下袅袅青烟在投影仪光束照射下徐徐上升,光标在墙壁上的文档中时隐时现。处长靠在椅背上,背着手,眯起的眼睛长久没有睁开。突然,他开口了:

“理想信念弱化,缺‘钙’。

担当意识不足,缺‘铁’。”

“好!不愧是写材料出身的。理想信念是‘钙’,铁一般的担当,紧扣习主席的指示要求。”新闻干事拍手道:“可是,第三个标题怎么扭过来呢?”

“职责意识退化,缺‘德’。”

“缺德?!”小王抬起头,呵呵笑出来声。

“职业道德,在岗一分钟,干好60秒。缺‘德’。”我解释道。

“缺德是骂人,不能这样写。”处长也呵呵笑了,大家都笑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荒诞,真是奇葩。

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已到中午12点,大家暂时休场,各去吃饭,下午接着干。

好在下午把标题凑齐了。晚上一般是推材料的大好时间,没有杂七杂八的事打扰,夜阑人静,我们提高了效率,把文章第一部分干掉了。第五天上午,我们逼近第二部分最后一段。下午的时候,处长起身接了一个电话,主任问稿子怎么还没写好。

当天晚上,我们熬了一个通宵。

第六天一早,处长带着我一进主任办公室,就开始接受批评。

“都几天了!还要政委等多久!担当意识哪去了?你们是不是也不想干了?!”

“告诉你们,这正是思想不稳定的表现。少打点自己的算盘,多想想强军的目标。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使命,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担当,如果改革需要我们做出牺牲,我们也没什么说的,也要承担起来。”

“主任批评的是,教训得很深刻。”然后,处长迟疑了一下,赧颜地说:“我有个想法,不知合适不合适。”

“什么想法?你说吧。”

“刚才您讲的这几句话,很精彩,能否加在报告里?”

【兵部来信】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本文由作者授权兵部来信独家刊发,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 旗米拉门户 All Rights Reserved,赣ICP备14004697号-1
旗米拉论坛是深圳市峰锦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站,网站主要是展示台湾影视类信息,至今已经创办5年,目前日均访问量百万以上,是国内突出的台湾影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