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点军校毕业生:我在朝鲜战场上执行勘察任务

发布时间:04-08 阅读:134

西点军校毕业生:我在朝鲜战场上执行勘察任务

文/哈里·J.梅哈福尔

我们营已全部被转移到凯吉地区,分散于一个宽阔峡谷边缘的山脚下。我们后面驻扎的是韩国的炮兵,备有早已过时的75毫米口径的包装榴弹炮。

I连所处的位置在K连和L连之间。此刻,周边一片寂静,我们3排也倒还放松。突然,我们后面的炮兵开始朝远处山上的目标发起射击,炮弹从我们头顶上飞过。数分钟后,几码远的地方传来激烈的撞击声。又一声爆炸,紧接着再一声:这是敌人反击的炮火声,他们力图击败韩国7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我们处于中间位置,韩国部队开始向这边靠拢。

敌方射出的有些炮弹落在了美军之中,一会儿警惕敌人炮弹袭击的鸣笛响起来了,接下来是伤员的哭嚎和大声喊叫医生的声音。

我们排更换了地点,朝着更高、紧靠山的地方转移,力图找一处敌人高射炮炮弹难以到达的地方。整个晚上,双方都在射击。更为糟糕的是,我们的韩国盟友偶尔会判断失误,他们的炮弹没有发射到山上,反而落到半山腰,从而危及隐蔽在斜坡上的美军。我们能听到炮弹发出的声音和从我们头顶上飞过的声音。

“如果有人给我一个口哨,我想站出来指挥一下交通。”沙利文这样说,以对当时的境况做一种诙谐的表达。这样做或许会有帮助,不过帮助不大。

第二天清早双方停止了炮击,与往常一样,我们又要进行一次勘察。吉布告诉我们:“我们在一两天内将发起一次进攻,所以需要去韩国部队的观测台看一下前方的地形。”到了观测台,韩国军方的两名代表接待了我们,一位是上尉,一位是翻译。他们指着前面的一座小山说那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用双筒望远镜看了一会,并没有看出有什么活动的迹象。

忽然一颗子弹迅速闪过头顶。大家疑惑地相互对视了一下,因为子弹似乎正是从我们所在的这座山上射出的。我抬起头继续研究作为我们目标的那座小山。

“嗖”的一声,又是一颗子弹。汤姆站在我的后面,这次,子弹正好从我们之间穿过。我们俯下身,那位上尉和他的翻译迅速地说了些什么。

翻译弓着身子对我们讲:“上尉希望你们把头低下,上尉说过不许暴露自己。如果有人身体暴露太多,他会命令开枪射击。但上尉不想对你们开枪。”

这似乎是执行隐蔽纪律的一条铁令,的确让人耳目一新。我们下了山,回到我们的吉普车上,谢天谢地,自己还能毫发无损地离开这里。汤姆代替我成了军官司机,他启动引擎,我们开车返回。当我们来到一个开阔的峡谷时,一颗炮弹落在我们右方大约25码的地方。之后,第二颗,第三颗落在前方数码远的地方。很明显,我们被敌人的侦察兵盯上了,他正在以我们为目标调整火力。有一颗炮弹落在了我们后面。

“我们是不是应该停车跳到沟渠里面躲避一下?”汤姆大声说。

“不要,继续前进。”

汤姆将油门一脚踩到底,车子摇摆着往前直冲,转了个弯,然后从一座隐蔽的小山后面绕了过去。

西点军校毕业生:我在朝鲜战场上执行勘察任务

哈里·J.梅哈福尔,49届西点军校毕业生,一位退休的陆军上校和银行家,现在是全职的自由撰稿人。他的文章出现在《华尔街日报》、《军事历史》、《军队》、《军事评论》和《海军提起诉讼》。作者在军事服务的20年间,包括在远东和欧洲的两个阶段。

版权所有 © 旗米拉门户 All Rights Reserved,赣ICP备14004697号-1
旗米拉论坛是深圳市峰锦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站,网站主要是展示台湾影视类信息,至今已经创办5年,目前日均访问量百万以上,是国内突出的台湾影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