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04-08 阅读:265

从苦难到辉煌

中国武警狙击手征战匈牙利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纪实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5年参赛狙击手

文章以故事的形式全景式的回顾武警狙击代表队赴匈牙利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征战历程,在挫折与进步、反复与成长中,展现中国武警狙击手坚韧不拔、自我砥砺、精诚团结、敢于亮剑的英雄气概,并对未来我军狙击事业发展提出自己展望。

一、赛事概况

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办的每年一届的世界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Police and Military Sniper World Cup)是由匈牙利MRS(警察运动联盟)筹划、举办,由该国警察训练中心监督,自2002年开始举办首届,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4届。由于MRS于1991年加入USIP(国际警察体育联盟),于1996年加入USPE(欧洲警察体育联盟),因此赛事吸引了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现役军人和警察参赛(参赛国为20个左右,主要为欧美国家,人数为150人左右)。赛事通常在6月份举办,为期三天(两个整天加第三天上午),依托草原、沙漠、城市和战地不同场景,在15-950米距离上共设25-30个科目,要求狙击手自带枪弹,狙击枪口径被限制在9mm以下,使用弹数为120-150发。赛事分军队组和警察组,狙击手参加相同科目,分开排名。共设军队组小组、军队组个人、警察组小组、警察组个人和总冠军(Best of The Best)五个冠军席位。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5年武警狙击代表队全家福

二、征战纪实

中国人民WZJC部队(以下简称武警)自2007年与该赛事结缘,最初是应匈牙利主办方的邀请作为观察员身份出现在赛场上。为更加真切直观的触摸世界先进狙击理念,近距离学习国外狙击技术、训练、枪械、战术思路,更好加强自身狙击能力建设。武警总部首长决定自08年正式组成武警狙击代表队参加此项赛事,至今已参加了8届比赛。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比赛级(Match)狙击弹

(一)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最初的武警狙击代表队只有4人组成:领队、翻译和1个两人狙击小组。孟同志(现为武警某部狙击教研室教员)正是首位参加此项赛事的狙击手之一。孟同志自08到15年的8年时间里,前4年作为参赛选手,后4年作为主教练,本身就是一部活的征战史。虽然距首次参赛已经过去8年,但每当他谈及首次参赛的往事,却仍觉得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受眼界和手中武器的限制,一直在国内自我感觉良好的武警狙击手真正踏上比赛场时,却突然有了一种“世界原来这么大”的感觉。直到那天,武警狙击手才知道狙击级的步枪精度至少要达到1角分(1MOA,一度的六十分之一,100米中心散布在2.91厘米以内);子弹都是专业狙击弹,而且都是比赛级(Match);白光瞄准镜通常是可变倍率,通过可靠的皮卡汀尼导轨与枪体结合在一起,以精确观察不同大小和距离的目标。当时武警部队的制式狙击武器只有85式狙击枪可堪一用,子弹是普通机枪弹,瞄准镜为固定倍率,且只有4倍,瞄准镜通过燕尾槽与枪体上的凸笋结合,在后坐力影响下出现枪镜结合不牢固现象是家常便饭;4倍瞄准镜倍率过小,有的科目中甚至连射击目标都看不清。在“俯角打鸡蛋”科目中,由于靶牌号较小,4倍瞄准镜根本无法辨识靶位。只能等待其他狙击手射击完毕,通过观察别人靶后溅起的土,才能确定尚安然无恙的那个才是自己需要射击的靶位。由于85狙击枪是半自动武器,抛壳口在右边,每次射击后都会自动向右抛壳,正式比赛中甚至抛到右边意大利参赛狙击手的衣领里!当时,意大利同行正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射击,突然一个滚烫的东西掉到衣领,他的反应可想而知:他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拼命的将弹壳抖出来,并向裁判提出严正抗议!于是,我们只能将背包挡在抛壳口处以防止弹壳乱抛,但在心有余悸的意大利同行的持续抗议下最后不得不将靶位移到最右边。

在正式比赛开始头一天,主办方通常会安排校枪和一些非正式的趣味赛事。例如一项名为“精度之王”的项目被设计旨在体现各国狙击武器精良程度及狙击手射击技能。这个科目通常是在100米距离上对直径2.9厘米的5个“牛眼靶”或在80米距离上对直径2厘米的5个靶贴实施射击。这种精度要求让初次接触此项赛事的武警狙击手瞠目结舌!因为在传统观念中,靶贴只是用来补上射击后留下的弹洞,而不应该是考量狙击手能力的目标!

在2009年比赛中,有一个科目叫“知道自己的极限”(Know Your Limitation),是一个挑战自身技术、枪支性能、心理素质和运气的风险科目,要求狙击手在90秒内对由大到小的四个几何图形(正方形、圆形、三角形、内三角形)射击,子弹完全在图形内分别记5、10、15、20分,你可以只射击较大图形,保守的得一个较低分数;也可以继续射击较小图形,冒险去得一个较高分数,但只要任何一发子弹跑靶,整个科目分数归零!在所有的狙击手中绝大部分人最多挑战三个图型,极少数的人会挑战第四个图形,即便是挑战第三个图形的人,成功者也是寥寥无几。但当时一位刘yang的老队员,在命中第三个图形后坚持挑战第四个图形,结果是失败了。作为他的同行,我完全理解他的做法:没有炫耀、不是投机、只是死中求活、明知不敌也要亮剑的决然和悲壮。

第一次参赛时,首长给我们定下的目标只要不是倒数第一就行。最后成绩:倒数第四。虽然成绩可怜,但匈牙利的华侨、华商们仍旧以最大热情的给予我们最大的鼓励和支持,回国后首长也很大度和理解,大手一挥:任务完成不错。但作为军人,那种屈辱与不甘却紧紧萦绕在武警狙击代表队的每一个人心头。可以说,08、09年的武警狙击代表队从来没有被欧美同行正视过。当年的回忆中除了辛酸,有一点必须要承认:当时匈方对中国队是相当宽容的。甚至是我们违犯了安全规则或者是程序规则,比如枪机没有及时向后(bolt back),或者提前装填子弹(load),裁判只是给予提示了事。但是,这种宽容总是让人感受到一种对弱者的怜悯。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比赛级雷明顿枪机功能学与美学统一

(二)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

事实上,初出茅庐的中国武警狙击代表队除了根本没有专业级的狙击武器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之外,所面临的困难还是要超出想象。

首先,购入的国外武器未新已老。每次比赛都如同一次狙击武器展览会,从德国的布莱瑟尔(BLASER)LRS2到英国AW(Arctic Warfare),从芬兰的萨科(SAKO)TRG再到美国雷明顿M24/M40,每个狙击手渴望的梦幻狙击武器你几乎都能在赛场上见到。不客气的说,武警狙击代表队使用的武器最落后的,即便是我们为了提高成绩而购买的两种进口狙击步枪:雷明顿700BDL型(弹仓供弹,只能装弹4发)和西格绍尔3000。而且,所谓的进口枪也不过通过某种途径购买的二手武器(购买程序是符合相关法律)。西格绍尔3000精度尚好, 100米距离上5发连射,可以实现1/2-3/4角分散布(所以,西格又被我们称为“种子选手专用枪”);而雷明顿700,设计标准就是1角分步枪,我们手中的雷明顿枪身标号均为“G”(General)开头,即普通版本,使用范围通常为打猎或者普通警用,而狙击级雷明顿都是使用比赛级重枪管,精密调教枪机,其一致性、可靠性远超普通版。可以这么说,我们的雷明顿700型步枪是赛场上你能看到的最老旧的狙击步枪。它与当代狙击武器相比甚至已经出现了代差!以它的瞄准镜为例,镜筒直径只有25毫米,是通过燕尾式导轨与枪身结合,抗冲击性极差,所以我们使用雷明顿700时都是“捧”着它,即便是放进专用枪箱中,也从不敢在地上随意拖动,而是连箱子一起抗在肩头穿梭于训练场和赛场;而国外很多狙击手在携带武器短途移动时常常都是提着镜子就走,这种做法我们想都不敢想,但即便是老旧的雷明顿700和西格绍尔3000,一直都是作为主力枪一直用到了2015年的赛场上。在2014年赛场上,笔者曾亲眼见到一名俄罗斯狙击手为了展示其瞄准镜的可靠程度,用手猛力下压瞄准镜,看的我咋舌不已,当然从爱护武器角度出发,这种做法是绝对禁止的,但却能从侧面看出国外武器的坚固程度和可靠性。

其次、对狙击基础规律认识不足。长久以来,我们对狙击武器认识过于片面,认为有了一支好枪就万事大吉,但实际上,要实现精确射击,抛开主观因素不谈,客观上,首先必须有一支狙击级步枪(1角分散布是底线要求,最好能达到3/4角分以下);其次是与枪管精良匹配的比赛级(Match)弹药;第三是与枪支结合精密、自身稳定可靠的望远镜式瞄准镜(可变倍率或固定倍率均可);最后是相关辅助器材,至少要有一部精确测距仪。实际上,从88枪和85枪起步的中国武警狙击手为了弄清楚这些基础规律所经历的曲折根本不是一句“走了不少弯路”所能形容,更恰当的比喻应该是渡过一条陌生河流,而水下却没有多少供我们摸得“石头”!比如说:温度变化对子弹火药燃烧速率影响大还是对枪管热胀冷缩影响大?湿度高是导致地面空气密度变化,从而影响弹道吗?近偏左、远偏右是共性现象吗?阳光入射角度对弹着左右影响是什么?地面热浪对瞄准镜的影响作用原理是什么?琢磨不定的风对对子弹的偏量要怎样把握?枪弹匹配的概念是什么意思,难道.308的狙击弹弹头还有168、175格令之分吗?林林总总的问题让我们在反复中前进,在前进中反复。甚至于刚开始使用雷明顿700参赛时,曾有队员因过分紧张,误关闭雷明顿的保险导致击发不响,还以为是枪支故障;西格绍尔3000的精度确实令我们倾倒,但有一次枪支随意在阳光下暴晒,导致弹着不断变化,由于我们没有搞清楚一些规律,以为是枪支本身出现了什么问题,赶紧拉来卖给我们武器的中间商质问,结果当大家都在挠头时,再使用放在阴凉处的枪射击却发现重回正常,在尴尬中意外收获了一个规律。

第三、强手如林导致竞争异常激烈。每年参赛国家主要为欧美国家,如俄罗斯、白俄罗斯、瑞士、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英国、法国、德国等等。这些代表队各具特点,如匈牙利作为东道主国,代表队阵容强大,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东欧国家体制机制类似,训练刻苦,进步很快,比如2014年跟哈萨克斯坦狙击手交流时,他用手机向我们展示自己参赛前的训练照片,训练器材均是模仿2013年出现的新科目中使用的器材;有的国家参赛狙击手沉着老到,实战经验丰富,如以色列、俄罗斯的狙击手。笔者曾观察过以色列狙击手,他们的击发非常果断,让人感受到一种在血与火中才能获得的冷静与刚毅;有的则是枪支性能突出(实际上,除了武警代表队,其他同行武器都不错)。每名狙击手对冠军宝座都是虎视眈眈,岂会轻易与人。

第四、比赛科目在向我们不利方向发展。为确保赛事紧跟狙击发展脚步,让参赛狙击手感到设计新颖、理念超前,主办方力求将赛事推陈出新:2013年比赛之前设有夜间科目,出于安全和组织难度考虑,在接受各国狙击手建议基础上,2013年比赛取消了夜间科目,增加了450米以上军队靶场科目;2014年比赛新增了巡逻射击科目;2015年比赛又新增了城市巷战理念科目。不能确定的是:科目的变化是不是一定程度上为遏制中国武警代表队(享受到了中国乒乓球队的待遇),但从2013年开始,精度科目、远距离科目开始不断增多,而精度和远距离射击恰恰是武警狙击代表队的软肋。以对“刀刃射击“科目为例,该科目从最早的45米距离逐年拉远到50米、60米、到了2015年,比赛的首个科目就是对80米上的刀刃射击,子弹1发,时限25秒。这种精度要求可以将其类比成:在80米距离上将一根普通的缝纫线打断!当时友邻单位北京公安某部使用进口的俄罗斯T5000狙击步枪6中4,而武警代表队:8中1。抛开运气成分,笔者绝对不承认这是我们训练不足,技术不够,剩下的情绪只有对手中武器精度不高的深深无奈;远距离射击中,枪弹弹道优势好,必能占据先机。大家都知道,出膛子弹是一段由升弧和降弧组成的抛物线,以雷明顿700使用.308Norma子弹为例,在100米归零基础下,到500米距离上,弹头下降量为230cm左右,而到了800米上,弹头下降量会达到惊人的850cm左右,所以武警狙击代表队使用的.308口径狙击步枪,其优势弹道在0—600米;而国外同行使用的.300口径狙击步枪,弹头重190格令;.338口径狙击步枪,弹头重量达到250—300格令,在600-1000米距离上弹道更为平直,优势异常明显。2015年有一个目标被设在了950m距离上,可以说,这个距离基本已经超出.308口径狙击步枪的最大精度射击距离,事实上,当时所有参赛的武警代表队狙击手们手头都没有950米的弹道参数!笔者当时打这个目标时,弹道高手轮最大只能调整到825米,所以只能随意射击一枪,瞄准镜中:弹头降落在距离目标很远的泥土中,并溅起一蓬烟尘,效果等同于花2块钱试图中500万。

第五、致命危险来自对规则缺乏足够的敬畏。随着的对枪支性能、弹道规律、比赛环境的熟悉,2010、2011两年,武警狙击代表队取得了井喷式的好成绩:2010年拿到了军队组小组和军队组个人两个冠军,2011年甚至拿到了除警察组冠军外的其他4项冠军!由于好成绩的取得过于突然,2010年,主办方发现军乐队不会演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只能播放磁带,甚至是代表获奖队的国旗都准备不足;当年关注此项赛事的欧洲媒体纷纷用“中国狙击手震惊欧洲赛场”这样的大标题来传达他们的不可思议情绪。从那以后,武警狙击代表队出国都是自带国旗,当然,为了避免让参赛队员产生压力,国旗一般都是由工作人员“秘密”携带。

然而在赛场上取得了一个个优异成绩的中国武警狙击代表队,却没有意识到致命危险—对规则的漠视与疏忽已向我们悄然袭来。随着成绩的提升,遵守规则,尊重裁判、服从判罚的竞技精神却没有相应的提高:对程序不重视,对规则搞变通,甚至于裁判当场理论,让武警狙击代表队在2012年付出了高昂的学费。2012是比较特殊的一年,既是狙击队伍新老交替的一年,又是以武警TJ学院为主体的第一年,曾在2011年取得4项冠军的武警狙击代表队在2012年仅仅取得了4个季军。

如果大家不太能想象出主办方对安全规则与程序规则的要求是多么的细致和苛刻,笔者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首先是安全规则:自狙击手进入赛场,取出枪支后:枪支静止状态下必须弹匣与枪身分离(No Magazine)、枪机向后(Bolt Back);枪支被移动过程中,除遵守上述规定外,枪口必须冲天;射击位置被分为准备底线(Preparing Line)与射击底线(Shooting Line),狙击手到达射击位置前,需先在准备底线等待,进入准备时间(Preparation Time)后方允许进入射击底线,非准备时间绝对不允许随意触碰枪支;射击过程中枪口平抬绝对不允许超过靶挡一半;凡是运动后射击的科目,必须到达射击位置才允许弹匣与枪支结合;射击完成后只要时间没到,任何狙击手不允许离开射击位置,射击时间结束后由裁判下达“退子弹、检查枪膛”(Unload,make your rifle clear and show clear)口令后,狙击手必须卸下弹匣,将空枪膛向裁判展示,裁判确认无误后才会允许起立。场上裁判均严格执法,毫不大意,比如在射击完成后枪膛的检查上,绝对做到一一查验,绝不遗漏。以上任何安全规则,狙击手违犯一次计安全违例一次,给予警告;违犯两次,给予退赛处理。笔者曾在2013年比赛中,准备时间之外将自己歪斜的枪支扶正,被警告一次(One Warning);其次是程序规则:以攀登射击科目为例,该科目要求射手背枪,随身携带所有辅助器材爬上梯子到达射击位置后,必须先挂保险再放枪,而射击完毕后必须先背枪再解除保险,而后爬下梯子回到起始底线与队友击掌交接。在2012年比赛中,武警狙击代表队一组狙击手因挂保险、放枪程序颠倒,导致该科目120分被全扣光,而12年总冠军得分也不过1200余分。甚至到了2013年比赛时,队员邓赟在使用主办方提供的手枪射击时突然卡弹,教练在场外喊了一声“ 稳住“,立马被裁判警告,并 “很仁慈”的扣了我们5分。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裁判严格执法

(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就像初出茅庐的武警狙击手从未被正视那样,经历了2012年的惨痛失利,让2013年全部由武警TJ学院队员组成的武警狙击代表队备受质疑,有首长甚至考虑让曾经的老队员再回来打一年,而笔者恰恰正是在这个时候作为参赛队员出国参赛的,回顾这段历史,武警狙击手们是怎样顶住质疑、抗住压力、突出重围的呢?答案就是八个字:苦练、分享、拼搏、遵规。

1、正视差距,艰苦训练。纵观我军成长史,中国军人从来都没有因武器落后而胆怯过!从来都没有因敌人强大而退缩过!正视差距、研究差距、实现反超的方法只有三个字:练练练。自2013年由特警学院单独组队以来,每年都要成立狙击集训队,组织针对性训练。

首先是自虐式基础训练夯实技术根本。比赛共分为精度科目和应用科目两大类。除了卧姿外,坐姿、跪姿、立姿、仰姿、侧姿、无前、后依托,使用器材作为依托和不使用器材都属于应用科目。因为应用科目对精度要求相对较低,集训队便确立了“验弹道、收散布、抓应用、求更高”的训练指导思想,将应用科目作为突破方向,按表象训练、空枪训练、实弹射击、模拟考核的步骤反复练、练反复:冬练三九,队员爬冰卧雪、忍受寒风,饥寒交迫中磨练自己顽强意志;夏练三伏,队员为了姿势择优,动作定型而长时间进行据枪训练,地面被汗水浸润出人形;为了总结雨中、大风条件下弹道规律,即便是雨中和大风条件下训练不辍;训练密度期,每名队员每天要打出80—120发子弹,强大的后坐力和精神过于专注导致队员每天训练结束后都感觉头脑发晕,精神萎靡,有时队员之间会互开玩笑说狙击手训练5年以上可以评残,理由为脑震荡。

其次是残酷选拔考核锤炼过硬心理素质。狙击比赛比的是技术、是准备,更是比耐力、比心理,谁的心理更稳健,谁就能更稳定发挥,做到零失误、零遗憾,充分发挥技术水平。因此,集训队将任何时候都能稳健发挥的过硬心理素质放在选拔的首位。集训队一直坚持认为,过硬心理不仅仅是来自课堂,更是来自残酷的考核与选拔。凡是出国参赛的队员都有一种共识,最熬心的阶段不是比赛场上,而是国内的选拔场上。狙击集训队最初规模通常在25-30人的规模,由于集训队采取新老搭配、逐年替换的选人模式,因此每年入选的新队员只有2-3人,也就是说10个新人中大约只能有1个人突出重围,淘汰率高达90%!但通过这种残酷竞争进来的新队员无论实力、冲劲、运气都是上上之选,如2013年首次参赛队员陈jun,在152名参赛狙击手中总排名第2;2015年首次参赛队员李wen拿下军队组小组冠军、军队组个人亚军的好成绩。事实上,选拔无论是对老队员还是新队员而言都是极为残酷,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有人能旱涝保收。整个集训期间大约要进行4-5次大型选拔淘汰,标准严于比赛、高于比赛:比赛考两天半,集训队就考三天;比赛考25个科目,集训队就考30个科目;除了考题库考科目还要考未知创新科目;为检验疲劳程度下持续作战能力和稳定发挥能力,借鉴国家射击队考核模式,有时要连考2场,每场3天,中间只休息1天。2013年赛前训练中,郭shujun同志(时任武警训练部部长)反复协调总部各级首长视察指导,以提升集训队抗压能力和心理稳定性。

2、积累经验、互相分享。

在国内,“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有人说“互换一个苹果,手中只有一个苹果;互换一个思想,得到的就是两个思想“,笔者认为这就是狙击集训队相互交流、共同进步的最好写照。每个狙击手会撰写狙击心得、通常在每周一上午训练之前的两个小时,由孟教练组织大家就某个共性问题相互交流;每次考核过后的“总结梳理”阶段更是狙击集训队互相总结的最好时机,教练会梳理精度、应用、新科目三个部分,由成绩突出队员介绍经验,由成绩不理想队员总结教训;训练场上,固化模式就是以老带新、以新促老,新队员只要虚心请教,他可以得到一切:从最先进技术到最新颖的器材,从弹道表到每种科目的打法,而且老队员往往会主动教、主动讲,毫不藏私。

在国外“信息及时分享、输赢各凭本事”。如果说训练时的信息交换还属于普通现象,那么在赛场上的分享则显得弥足珍贵。其实,无论是什么比赛,更多的了解内容、对手、规则、要点总会让人占尽先机,而整支代表队在赛场上无论是谁获得有利信息都会毫不私藏的尽快传达到整个集体,因为:个人的成绩就是集体的成绩,集体的荣誉就是个人的荣誉。

3、敢于亮剑,顽强拼搏。

6月的布达佩斯气候易变,早上与中午最大温差超过20度,远距离射击时对弹道影响明显;雨多风大,在比赛时经历大雨是家常便饭。2013年,第一天上午的赛事完全是在瓢泼大雨中进行,笔者至今难以忘怀趴在冰冷的水坑里,雨水慢慢浸入衣服中,并逐渐扩散开来的感觉,队员王lei为了避免雨衣帽子遮挡视线干脆不带帽子;队员王yongchuan在坐姿射击科目时射击位置是个水坑,可他毫不犹豫地直接坐到水坑中;空旷的军队靶场,风力最大超过7m/s,子弹偏量能够达到2米以上,即便是这样,队员陈jun在第一天比赛中得分率高达92%;队员王zhanjun在三天比赛中,每天得分率分别是73%、77%、74%,最终取得13年军队组小组和个人两个冠军,这种不为外来干扰所左右,顽强沉稳特质令人钦佩。

2015年比赛,赛程紧密,多次转场,其两天半的赛程安排是:

6月21日:

8:00由营地出发

9:00-10:30警察训练中心靶场(Shooting Range of the Hungarian Police Training Center)举行开幕仪式

10:30-11:00人员分组

11:00-13:30上午赛事

13:30-14:30午餐时间

14:30-20:30下午赛事

6月22日:

6:00由营地出发

8:30到达距布达佩斯市中心150公里外的匈牙利国防军靶场(Shooting Range of the Hungarian Defense Force)

8:30-17:00上午城市狙击科目

17:00-17:30用餐时间

17:30-20:30转场至军队远距离靶场进行下午赛事

6月23日:

5:00由营地出发

6:00-13:30警察训练中心靶场进行上午赛事

17:00举行闭幕式和颁奖典礼

三天的比赛,每名狙击手的平均睡眠时间只有4-5小时。但就是如此艰苦条件,中国武警代表队的8名狙击手忍受时差困扰、身心疲劳和饮食不习惯,越战越勇,取得了参赛8年来史无前例的好成绩。

4、尊重判罚、遵守规则。长久以来,武警狙击代表队过多的将目光聚集于结果和成绩,却不曾真正理解遵守规则是多么重要。经历过2012年的惨痛失利后才逐渐明白:不尊重规则,也许可以取得好名次,但却只是国际活动中的门外汉和旁观者,很难融入其中;只有在规则中堂堂正正击败对手,才能得到真正的钦佩、尊重乃至敬畏。从那一刻起,武警狙击代表队才真正做到将规则融入到自己一言一行,甚至是生活的方方面面。参赛的最初几年,武警狙击代表队一直住在匈牙利警察训练中心,由于有的参赛队员不太注意,总是将酱汁溅落到雪白的餐桌布上,后来餐厅工作人员干脆将餐布直接撤掉。2013年以后特警单独组队,孟教练极其注重这些细节,吃饭时,所有队员统统在铺开的餐巾纸上用餐,吃多少取多少,严格执行“光盘行动”,用餐结束后将餐余垃圾包好带走;公共场合绝不喧哗,吸烟也是在规定的吸烟区;训练场上都严格执行安全规则,非实弹射击,绝对做到取下弹匣、枪机向后; 2013年赛前训练时,由于某种原因,被突然告知正在使用的匈方靶场要在16:00前关闭。虽然大家正处在校验弹道的关键时刻,但时间一到,所有队员都毫不犹豫的撤离靶场,而此时出现的匈方工作人员对我们的遵规守时非常钦佩;由于狙击枪的高精度,有时会出现 “重眼弹”现象(两发以上的子弹从同一个弹孔穿过)。2014年赛场上就碰到这样的情况,裁判(Range Officer)裁定为只命中一发,孟教练申请复议,但裁判长(Range Master)也裁定为只命中一发,于是教练立刻平静的接受结果,虽然因为这一发子弹,队员陈jun成绩从第2掉落至第5,但赛场上最重要的规则就是:裁判的判罚代表绝对的权威。

偶然的个例不代表绝对的实力,经历了漫长的积蓄,全部由武警特警学院队员组成的中国武警狙击代表队终于突出重围,迎来了破茧成蝶、化鱼为龙的那一刻:2013年,拿到了军队组小组和军队组个人2个冠军;2014年,拿到了军队组小组、军队个人冠军和总冠军3个冠军头衔;2015年,包揽了全部5项冠军!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锻炼心理承受力

三、几点启示

在每年的庆功宴上,都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队成绩太好,人家会不会不愿意跟我们“玩”了?大家对于这样的笑话往往是一笑置之,可笔者却想引用毛主席的一句话作为回复: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在第7届约旦勇士竞赛中,中国武警代表队起初试图与俄罗斯特种部队接触,但却被人礼貌而冰冷的拒绝,但由于中国武警参赛队员在赛场上的拼搏表现完全征服了对方,比赛结束后,俄罗斯特种部队官兵主动向我们接近,合影留念,互换纪念品。所以,在相对和平的国际大环境下,在赛场上的绝对实力展示,才是为祖国赢得尊重和敬畏的最好方式。笔者2013年初次参赛时,面对代表祖国的五星红旗,眼泪夺眶而出,止都止不住,那是只有身处异国他乡,才能感受到的浓烈的爱国情怀。所谓的不带我们“玩”可以,不发邀请函也可以,但道理要讲清楚:不“玩”的不是我们是你们,是你们“玩”不起,不敢跟我们“玩”。武警狙击手就要做围棋界的吴清源,就是要打得那些强国高手们俯首称臣,让他们“玩”不转。

那么除了赢之外,在这个赛场上的最大收获是什么?笔者认为得了多少冠军,拿了多少奖都是暂时的,最重要的是开阔视野,将更远的目光投入到实战化训练,丰富发展国产武器,摆脱对进口武器依赖,梯次培养狙击专业人才,加强战术、战法研究,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狙击发展道路。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光盘行动

(一)大胆创新、从难从严加强实战化训练

1、训练成绩评定引入“命中概率”概念

比赛过程中,再难的科目总有人能命中目标,简单的科目也难免有人脱靶,能够发挥出训练水平80%的狙击手已属于顶尖高手,实战条件下更是如此,“一击必杀”只是最理想状态。日常训练中要详细记录狙击手在不同距离、自然条件、情绪变化、压力条件下的“命中概率”,实战条件下则要根据“命中概率”合理安排兵力,火力和战术原则,绝不能寄希望于狙击手的超水平发挥。因此“命中概率”的意义在于:客观评估狙击手能力,为实战狙击行动战术安排提供准确依据。

2、科目设置要依托实战背景

第2013年,军队经典狙击科目(Classic Shooting )是这样设置的:一个两人狙击小组事先被发给一个需射击目标的编号,在角度为45度,纵深为1000米的火力控制区域的不确定位置,随机出现多个靶位,只有一个是正确的射击目标,射击时限为1分钟,时间结束后靶位自动隐蔽,每个目标只有1次补射机会。观察手负责搜寻目标和报告弹着,狙击手实施射击。该科目考验了一个狙击小组的六大能力:小组沟通、搜寻目标、快速测距、修正风偏、精确调格(弹道高修正)、准确射击。而且这个科目只讲命中与否,不计环数,首发没有命中,还有补枪机会。该科目极为贴近狙击实战,是军队狙击科目的集大成者,而且为了干扰射击,甚至设置了汽油炸点,这样的科目设置思路令人深思。在我们的狙击训练中完全可以 “拿来主义”大胆引用。同时,举一反三,在我们的狙击训练科目设置上也要尽量依托实战背景,例如,我们基于击伤还是击杀目标考虑,引进标注不同命中效果的人体部位靶;我们旨在提升狙击手捕捉战机能力,引进不定时出现的移动靶、隐现靶;我们要求提升狙击手血腥场景下的适应能力,引进命中目标后会爆裂“血浆”的真人照片靶。

3、狙击动作要领要以“先快后准”为指导

“先快后准”还是“先准后快”,是狙击动作要领的一对“鱼与熊掌”。比赛中,来自执法一线,甚至是有过战场经历的狙击手(如来自以色列和俄罗斯狙击手),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击发异常果断。笔者通过整理自身经验及与队友相互交流后达成一种共识:过细准备而击发的一枪未必比准备完成即果断射击更精准。未来战场环境复杂多变,对于军队狙击手而言,高价值狙杀目标往往只有一次出现机会;对于警察狙击手而言,最优狙杀机会也是稍纵即逝。所以笔者还是更倾向“先快后准”。这里的“快”并不是说乱打一气,强调的是把握时机,果断射击的能力和习惯。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国产高精狙和英国AW

(二)多方合力,探索符合我军实际的狙击武器发展道路

为了适应比赛越来越高的精度要求,各国参赛狙击武器更新换代越来越明显。武警代表队使用的雷明顿700型步枪,由于过于老旧,赛场上已极为罕见;从2013年开始使用的国产7.62mm高精度狙击步枪,瞄准镜和弹药均为进口产品。

我国幅员辽阔,作战环境复杂多样,随着我军职能任务拓展和“对华武器禁运“等外部环境决定了未来我军狙击武器发展必须要走多样化、系列化、独立化道路。狙击武器研发需要整合多方资源通力合作,以夏安战术(Chey Tac).408英寸口径狙击步枪为例,其研发团队包括物理学家、枪弹设计师、枪械制造师和一名退休特种部队教官,这种研发思路非常值得借鉴。需要补充的是:我军狙击武器总体设计思路应由军方职能部门根据未来任务需求、在收集部队一线战斗员的需求基础上提出,厂方负责论证和打造,一线战斗员负责测试并提出修改意见,必要时甚至应当寻求专业实验室技术支持,多管齐下探索适合我军实际的狙击武器发展道路。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鉴赏国外同行武器

(三)依托基地,加强我军狙击学校建设

狙击学校应当具备:教学实践、比武竞赛、武器测试、战法研究四大职能,互补互促,形成良性循环。独行快、众行远,狙击专业的整体进步没有捷径,只能依靠无数志在此处的优秀人才持之以恒的积累。

1、狙击学校要真实再现各种实战环境

匈牙利是一个气候宜人,植被茂密的内陆国家。而主办方特别设置了一块人工沙漠场地,以丰富比赛场景。我国幅员辽阔,地形多样,不同环境对狙击行动的细节要求各不相同。因此,我军狙击学校建设要具备城市、乡村、丛林、沙漠、水上、平原等不同战场环境。

2、以武促训、集体智慧推动狙击专业发展

除了实战检验,比武竞赛是促进技能发展的最好方法。当一个团体达到一定规模,集体智慧作用才能明显发挥。将比武竞赛纳入军事训练规划,积极组织各军兵种狙击比武竞赛,势必将不断涌现新思路、新训法、新战法,对于武器建设也将产生良性促进作用。

3、发挥硬件优势,打造成熟狙击武器

以夏安战术(CheyTac)的高级弹道计算器为例,该计算器射击诸多参数俱全,其中包括地球自转、射弹散布、马格努斯效应(弹头自转引起的偏移)等,这些数据和公式是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尤马试验场(Yuma Proving Ground)通过多普勒雷达及真枪实弹实验而得出的。依托基地建设的狙击学校必须承担相应角色,充分检验产品性能,挖掘产品极限潜力,实现武器定型,壮大我军狙击武器家族。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狙击手眼中的世界

四,结束语

中国武警狙击代表队,积累、挫折、沉淀、成熟笔者通过参加三届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每次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受:每年科目都有创新,熟悉的科目也总有新变化,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以2015年比赛为例,赛事科目新、难度大、战线长,中国武警代表队能够包揽赛事全部五项冠军,绝不是手中武器精良(恰恰相反,我们的武器相较而言具有很大劣势),也并不是每一个科目都打得好,而是综合成绩最优秀。笔者不敢断言未来战场环境下的战斗模式,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中国军人只有心怀学无止境的开拓精神,本领恐慌的危机意识,绝不满足已有成绩,不断挖掘手中武器和个人潜力,才能在未来战场上占据主动地位,从容应对一切来犯之敌!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雷明顿700BDL

笔者李知雨作为参赛选手参加过2013、2014、2015三届比赛,2015年获得警察组小组冠军,个人第二。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枪械展览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射击前的宁静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西格绍尔3000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弹两孔后形成的“天使之翼”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左为高精狙弹,右为LAPUA弹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远距离飞行后弹头翻滚,在靶子上留下椭圆弹洞

猎鹰突击队参加国际狙击比赛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最幸福的时刻

版权所有 © 旗米拉门户 All Rights Reserved,赣ICP备14004697号-1
旗米拉论坛是深圳市峰锦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站,网站主要是展示台湾影视类信息,至今已经创办5年,目前日均访问量百万以上,是国内突出的台湾影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