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子讲故事]黄子韬有个哥哥一定叫王强

发布时间:04-08 阅读:420

[嘎子讲故事]黄子韬有个哥哥一定叫王强

(图片来自网络)

wuli韬韬对于嘎子我来说,是个谜一样的男人。一个用眼线撑起全部颜值和气质的男子,同时兼有一个吹破天也颜色无改的爹地,当真是无愧的人生赢家(众人: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所以,没事儿炫耀一下豪车神马的,自然也就是很平常的事儿了。

当然了,我小的时候也认识这么一位主儿,他是我初中的一个同桌,比起wuli韬韬来,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此人名叫王强,生得高大威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特别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那时候的我总是很困惑,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但是我温习了一个他和我之间对话后,我觉得不讲理也是有道理的。

对话如下:

王强:你的圆珠笔挺好看,给我吧。

我:不给,我妈新给我买的。

王强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

我:……给你吧,可好用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大家看明白了吧,我觉得王强起码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这就是不讲理的道理所在。

和王强同桌,简直就是掉进了地狱。他家里条件非常不好,房子就建在一条臭水沟边。妈妈没有班上,爸爸是拉三轮的。听同学们说,有一阵子不知道为什么,臭水沟里的水突然变得非常清澈,王妈妈见了之后大喜,接了好几盆,给王强洗衣服。因为我们初中的学生都是按片儿划的,所以很多人住得都比较集中。那时候很多人都反应,感觉家边的臭水沟好像就在身边一样。后来我们才知道,这都是王大侠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臭水沟的水虽然清澈了,但是掩盖不了底下都是臭泥这件事啊。就像马桶里的水再清澈,你敢喝吗?言归正传,王强家条件不好,他就经常剥削我。那时候我妈怕我营养不够,天天给我带一些好吃的上学,让我课间加餐。像什么饼干啊,糖啊,都被王强一把抢过去,认真品尝。有一次我嗓子发炎,我妈给我带了一包西瓜霜润喉片,王强竟然也抢过去尝了尝,尝完之后的他大喜,说:真好吃,和薄荷糖似的,我要了。

我哭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抢着吃药的。

除了被他剥削,我还要忍受他无休止的唠叨和吹牛。有时候我很纳闷儿,为什么一个男人,一个长得如此高大威猛的男人可以这么唠叨。他的唠叨分为两种,一种是自我感觉良好式,比如被老师偶尔表扬一次,就天天跟我像慢镜头回放一样讲,细节多得层出不穷,感觉他回答个问题比造个原子弹还复杂。除了被老师表扬,可能也是青春期到得比较早,他总觉得有女生在看她,今天是这个人,明天是那个人,搞得王大侠每天都很困惑。有一次他问我:你说他们要是同时说想和我好,我答应谁呢?

当时我就恨自己没有勇气,当年圣斗士紫龙为了不看美杜莎的脸自残双目,我怎么就没有自废双耳的勇气呢?

除了自我感觉良好的唠叨外,还有一种唠叨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升级模式,这种模式说白了就是当自信心膨胀到极点后,开始以一种特殊的途径进行宣泄,那就是吹牛。王强吹牛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堪称防不胜防。

比如有一天,王强突然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于是假装没听见。他连续叹了三口气,在完成了叹气的帽子戏法后,看我依然无动于衷,就开始拿拳头砸我。

周星驰说,坛子大的拳头你见过没?我就见过,王强那个就是。我被锤了一拳就觉得浑身散架,赶紧问:你叹什么气啊?

王强说:哎,我二老爷回来了。

既然戏已经开幕了,那就他妈演吧。对话如下:

我:你二老爷是谁啊?

王:就是我姥爷的弟弟,解放前跑台湾去了,现在回家了。

我:这是好事儿啊,你叹什么气啊?

王:他回来之后,给我买了一条皮带,你看看。

说完,王强给我看了一下,只是一闪,他就用衣服盖上了,好像我看多了会夺走他的贞操一样。然后对话如下:

我:看着还行啊,多少钱?

王:很贵的,得30元。

我:嗯,确实挺贵的。

当时的我还比较幼稚,真的相信了王强有一个来自台湾的二老爷,并且不远千里从宝岛给丫带回一条皮带,可是当几天后,我去我们县里夜市随便乱逛的时候,突然发现王强的妈妈已经不待业了,改为在夜市上卖皮带。王强那条来自台湾的皮带,就赫然出现在他妈妈的摊位上,价值么……额,10块钱3条。好了,我还是继续对话吧,还没完呢。

王:要不就是35,确实挺贵的。

我:那你都有这么好的皮带了,还叹啥气啊?

王:我二老爷要走了,他说要带个孩子过去,他挺喜欢我的。

凭我当时的智商,我觉得这个二老爷口味挺重的。但是王强要真的去了台湾,那我不就解放了吗?我强忍住欢喜,道:哎呀,那可真是可惜,你看昌黎这么好,台湾哪有昌黎好啊,是吧?

王强脸上满是悲伤,道:就是,我舍不得我爸妈,我也舍不得你。

我心中冷笑:孙子,赶紧滚吧你,你是舍不得我吗?你是舍不得我那些吃的吧。心中虽然如此,脸上还是得凝重,我说:啥也别说了,下课我请你喝汽水,咱们告个别吧。

王强满脸遗憾,他嘴角都激动得颤抖了起来,想了想说:我不喝三毛的,我要喝五毛的,橘子味儿的。

那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幻想之中,觉得有一天上学来了,我的同桌消失了,他去台湾了。可是一连过了小半月,啥动静没有。我有点儿着急了。

我问王强:你还去台湾吗?

王强说:不去了,我二老爷走了,我觉得你说的对,台湾没有昌黎好。

当时的我万念俱灰:汽水白请了,吹牛成性的人,怎么可以相信,我真的好天真好傻……

所以从那儿之后,他说的啥我都不信,因为没法儿信。

比如,他说,他二老爷虽然没有带他走,但是给他了一块表,此表非常值钱,是当年在香港从一个日本人那里买的。我看了,觉得非常一般,更有意思的是,我看的时候,正好赶上此表秒针罢工。我指给王强看,他大惊,使劲磕了两下,结果秒针倒是走了,走了两下就掉了,在表盘里晃来晃去,活像个街上的二流子。

再比如,他说,他家以前在昌黎是地主,有的是钱,后来没落了,但是他爷爷还是留给他们了一些财产。比如有一天他发现,他家的锅盖竟然是金的。

我真是对这些地主的品味产生深深的怀疑,你说做个金子的啥不好啊,非做个金锅盖。不过如果王强的祖先真的这么做过的话,也就不难解释他的智商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再再比如,他说,他蹬三轮车的老爸抽的是进口烟,三五都抽够了,后来抽三九(胃泰?),现在抽雪茄。按照他的描述,那烟像二踢脚那么粗,抽一天也抽不完一根。

其实呢,他爹每天挣的钱要补贴家用,一分钱掰成两半都不够,还有闲心抽三五?听说他爹每天连饭都不吃,出门就带一褡裢瓜子,饿了就磕点儿,维持自己的能量。

再再再比如,他说,他的衣服是进口纱做的,特贵,30块钱一米。有人陪他唠,说纱现在不值钱了,麻的才好。王强琢磨了一下说:那我这个就是麻纱。我接过话来说:您这是袈裟!

……总而言之,不胜枚举。

我一直和这只怪兽同桌了将近一年才算解脱,因为他最后实在念不下去,改去一个职专打造自己的新人生。他说他要学修摩托车,因为那时候牛逼的人都开个摩托,满街放尾气。谁料他毕业那年,全国禁摩,一身好本领成了屠龙绝技,无处施展,最后……只好买了一辆三轮,子承父业。

几年前吧,我看见过他一次,人家现在确实厉害了好多,因为人力三轮已经升级为电摩了。

(声明:敬告各位朋友,请尊重嘎子的原创文章版权,如需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获取授权,并在明显处注明作者和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 © 旗米拉门户 All Rights Reserved,赣ICP备14004697号-1
旗米拉论坛是深圳市峰锦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站,网站主要是展示台湾影视类信息,至今已经创办5年,目前日均访问量百万以上,是国内突出的台湾影视论坛!